在東非坦桑尼亞的塞倫蓋蒂草原和相鄰肯尼亞的馬賽馬拉草原,每年有超過一百萬頭黑尾牛羚 (角馬)、十五萬頭斑馬和三十五萬頭瞪羚,從原本散居的塞倫蓋蒂草原南部,不約而同地輾轉來到鄰國肯尼亞的馬賽馬拉草原。但面積只有塞倫蓋蒂約八分之一的馬賽馬拉草原,并不足以維持過百萬頭外來動物的生活,于是在馬賽馬拉生活一兩個月后,于十一月短雨季來臨前,動物又千里迢迢的折返,重回塞倫蓋蒂草原,開始一個新的遷徙。如此循環往復,年復一年,周而復始。有人計算過,動物在一年中共會行進三千公里,途中危機四伏,歷盡生老病死,有多達一半的牛羚會在途中被獵食或因體力不支而死。但同時間亦有約四十萬頭牛羚在長雨季來臨前出生,為無休止的艱苦旅程增添生氣。
這樣的動物大遷徙每年都會發生,但每年遷徙的路線都會有所不同,甚至出現動物未走到馬賽馬拉便折返回頭的情況。要事先準確預測動物群落出現的時間和地點是很困難的事情,畢竟背后推動這種大遷徙的動因是愈來愈變幻無常的天氣(例如2001 年的大遷徙便完全不按章法:第一,動物以逆時針行進;第二,只有約 20% 的動物抵達馬賽馬拉;第三,動物九月才到達馬賽馬拉,但九月末已開始返回塞倫蓋蒂)。
 

 

大遷徙的基本模式是:雨水充足時(正常約在十二月至五月),動物會散布在從塞倫蓋蒂東南面一直延伸至恩戈羅恩戈羅保護區的無邊草原上,雨季后那里是占地數百平方公里的茵茵綠草,動物可以在那里享受食物充足的快樂;約在六、七月間,隨著旱季來臨和糧草短缺,動物便移動到仍可找到青草和固定水源的塞倫蓋蒂西北面;持續的干旱令動物在八、九月間紛紛向北,越境走往馬賽馬拉,尋找由東面印度洋季候風和暴雨所帶來的充足水源和食物,途中要渡過馬拉河等幾條大河,而滿布河中、體長可達3.5米的尼羅河鱷魚自然不會放過這享用大餐的機會,一場生與死的較量在此上演。

 

 

中国体彩山东11选5